老火 http://www.petovo.com/?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在夜与黑和我独处的房间

日志

想起地球时代那些美好记忆 我们活着活着都老了[转]

热度 3已有 1518 次阅读2010-9-20 20:19 |个人分类:血魂历史|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他们都老了吧?

  他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05年 开服 幸福

  从来没有接触到过这样一款游戏,细致的人物模型、迷人的山川风景、鲜明的种族特色、让人悲喜交加的任务剧情和完美的角色代入感。

  魔兽世界,让那一年玩家深深的不能自拔。

  在那个时候,艾泽拉斯大陆对于从未登录过的我们,是充满了冒险和无数个未知的谜,幽暗城的电梯,银松森林的阿鲁高之子,那些成群结队的鱼人和野猪人们都是我们的噩梦,甚至你还能经常在小河,湖里看到那淹死的牛头人大叔们。(在我的印象中,似乎那时候母牛仅仅只有几头)

  在那个时候,艾泽拉斯大陆的民风纯朴。互相帮助,救死扶伤那是每个玩家都会默默去做的事,给路过的陌生人一个爪子一个韧这太普遍了,虽然有时候我也有点私心,但是我们也很乐意分享任务的心得和经验给比我们更新的新手。

  在那个时候,艾泽拉斯的聊天频道是和谐的,没有**和**的广告刷屏,没有哗团和不分团的刷屏。更多的是在综合里听到玩家天真而充满笑点的对话以及求助和解答。即使偶尔有公会收人也不会有连续的刷屏,最起码收人的官员会在结尾处说上一句“占屏抱歉”或者“请原谅”。

  在那个时候,年轻的我们充满了斗志,或许有少数人在十字路口已经洒出了第一滴血,但是更多的人在希尔布莱德丘陵的农场才体验到偷袭和被偷袭,PVP的快感和心跳一样强烈。每一个人都有童年,每一个经历那个年代的人都体验过经典的南海镇和塔伦米尔的攻防战。之后的战火从阿拉希蔓延到荆棘谷,从荆棘谷延续到费伍德森林,燃烧平原,东西瘟疫,黑石山。每一个地方都让人无法忘却,因为在那里,我们曾经留过血。

  慢慢的,我们长大。

  如果说现在的练级叫快餐,那么在那个时候的练级,我想应该叫成长……

  哀嚎的乌龟盾,任务的第一把蓝色武器翼刃和蛇皮袋。

  影牙的流星碎片,也许已经成为许许多多盗贼的第一个怨念开始。

  逃犯弯刀 寒怒匕首 总是有人密着我问它们都是从哪里来的?

  征服者之剑 预兆之剑 让我想起了那个爱双持的亡灵战士 “那么贱的你” 最近还有人找你开锁吗?

  费伍德的萝卜,现在还有人肯为你们打架吗?

  西瘟疫的壁炉堡,东瘟疫的提尔之手。总是法师和盗贼们最爱去的天堂。

  谢谢壁炉堡和壁炉堡下那个不知名的小塔,在那里我收获了我的第一把紫色的武器“命运”和那张让人羡慕的“十字军”。

  通灵学院的第一只怪,你为什么要掉落我心爱的克罗之刃,因为我那从未超过50点的RP,我难过了好几个夜。

  这是我第一次为一个游戏难过。

  团长说“我们60了”

  是的,我们要去开创我们的星辰和大海了。

  没有人会忘记什么是好奇的代价,没有人会忘记那些会传染瘟疫的蘑菇,翡翠梦境里有勇士也有绿龙。

  在那里我们才看到真正所谓的BOSS,一个一个的团队倒在巨龙的脚下,随时还要提防联盟/部落的偷袭。当巨龙倒下瞬间满屏幕的欢呼,这是一个阵营的骄傲。

  如果说古龙小说中最厉害的武器是李寻欢的飞刀,那么在奥妮克希亚的巢穴里,最可怕的就是她的深呼吸,而最骄傲的就是在无数次灭团之后能在城里亲手挂上她的头颅,因为全城的玩家在获得BUFF的同时,还会记住你的名字。

  我曾经问过我的朋友:“MC里有什么?”

  他说:“MC HOT DOG知道吗?MC里很HOT而且还有DOG”。

  这个答案当时让我笑的一塌糊涂,但是确实是这样。

  从那个时候开始,聪明的玩家总是在给BOSS和怪物们取外号。你们还记得吗?

  MC门口的2只熔岩巨人,我们叫他们TWINS

  BWL的3只龙兽(孙悟空),我们叫他们SHE

  TAQ门口的4个门神,我们叫他们F4

  TAQ的2号BOSS 家庭组合,我们爱叫他们吉祥三宝

  那个时候真的是太美好了,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不管游戏到了什么版本,仓库里一定还保存着1把永远难忘的武器。我的是毁灭之刃,你的是什么呢?是此剑一出再无兄弟的AL?还是卡你老母的复仇?

  好吧,随性的回忆就到这里,我没有写下MC BWL TAQ NAXX的副本内容,只是这些地方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独特味道,我就保留一丝甜蜜给大家自己回味。

  最后的最后,我想问问大家。

  我还记得我的第一个迷信的东西叫 幸运兔脚

  我还记得我的第一个感动的游戏叫 魔兽世界

  你们呢?你们还记得吗?

 

  尾记:我是一个部落玩家,5年来从未换过阵营,请原谅我在文中没有联盟的记忆。因为那确实是我的遗憾……

收藏 分享 转发到微博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小索 2010-9-21 11:01
我留的是蛋挞。。。反而把圣灵分解了。。。。。。。。。
回复 petoVo 2010-9-21 11:26
我留得很多。。。。
回复 小索 2010-9-21 17:45
蛋挞只是典型嘛。。。。我还有S4的手和腿。。。第一个S4和最后一个S4。。。。
回复 奇奇怪杰 2011-3-17 18:00
我T3套的盗贼号借给同学玩 结果遭盗号开外挂封号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成都宠物论坛|手机版|成都宠物网搜索|百度|谷歌|宠我网 ( 蜀ICP备07500266号 

GMT+8, 2020-8-4 19:31 , Processed in 0.159418 second(s), 17 queries .

© 2007 By www.Petovo.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