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我网

宠我网 宠我 宠我精彩 查看内容

画家王茂姣工笔牡丹系列图赏析

2012-1-23 22:01| 发布者: petoVo| 查看: 2606| 评论: 2|原作者: 《生命的追问》|来自: 《生命的追问》

摘要: 也许,这紧邻农家的屋舍,住着画家晨昏不顾、辛勤耕耘的岁月,住着她浸润心血、充满灵性的一幅幅工笔牡丹图,住着她渴望飞翔、渴望超越的憧憬与梦想。然而,画家每每不满足这些,她惟一的向往便是深入生活,然后破门 ...
 一尺红.jpg

邻农家的屋舍,洒脱的人生肆意驰聘。我知道:在这里,许多纯朴的乡情、深刻的意境和绚美的风景、生动的生命在墙壁四周,以工笔的方式超越构图与色彩,与你默默对语。画家无须用镜子也无须听任何人的品评,她在每件作品中不断修正自己,与自己的灵魂对话。我知道:对艺术缪斯脉脉钟情的画家,总是默默地细品梵高用生命的血火炒熟的《向日葵》,细品安格尔用灵魂的梦与想织就的《莫瓦特雪夫人》。因此,画家最执著最顽强的拼搏奋斗,常常燎伤艺术的顾虑。是的,画家生命源源不绝的热力出自思想着的罗丹,总想高坐艺术之地狱之门。

       也许,这紧邻农家的屋舍,住着画家晨昏不顾、辛勤耕耘的岁月,住着她浸润心血、充满灵性的一幅幅工笔牡丹图,住着她渴望飞翔、渴望超越的憧憬与梦想。然而,画家每每不满足这些,她惟一的向往便是深入生活,然后破门而出。是的, 画家在苦苦地奋斗着,苦苦地拼搏着,那一幅幅熟宣纸上缤纷着她的工笔牡丹,绽放出了一幕幕多姿多彩的风景,它点燃的是她不懈的追求。
       她——王茂姣,一个总是局促于具体的生活,简朴生命的天平上惟用绘画艺术的砝码称量世界的人;一个总在夜的心脏寻找黎明,寻找霞辉,心灵的笔尖在每道微笑和每道伤口里酿制精神琼浆的人。
       她,就是这样——每每以自己的心血熔炼出一幅幅工笔牡丹图,让读者从中采撷微笑的花朵,提取精神骨骼里的钙质。就这样,我与画家交谈,与画家的工笔牡丹图会唔,也与画家的灵魂对话。我知道:这种交谈与会唔,是一种视野,是一种开阔,是一种力量,是一种高度。我知道:作为画家的她,笔下的系列工笔牡丹图,或《文公红》、《胭脂红》、《一天红》、《红晕白》,或《白玉盘》、《小千叶》、《大千叶》、《彭州紫》,或《胜似春光》等等,均写出了浓浓的艺术氛围,展开了绚丽多彩的想像。它“形”、“神”水乳交融,虚实恰在好处,一种神韵透纸而出。它分明是她——一位写形既写神,写意既写貌的画家“把感觉和情感作‘物化’处理,产生了鲜明的有概括力的艺术形象”。
      是的,她——具备了一个画家应有的艺术品格,既在自己的“每件作品中不断修正自己,与灵魂对话”,同时又点染了时代的色彩、生活的情趣,要让自己工笔牡丹图的光芒映照世界和人生。
     是的,她——生于牡丹之乡,生命源于丹景山,梦想也源于丹景山。她笔下的千姿百态的天彭牡丹群谱,亦栩栩如生地活在足下这片厚重的泥土里,摇曳多姿,如诗如歌。它让我们坚信不疑:一个艺术家惟有根植生活的泥土,才能率意挥洒,于天地之外别构一种灵寄,才能从平凡的物象中开掘出美来,他或她的艺术生命之树也才会常青。
       就这样,我走进“笔境兼夺”的画家,走进画家“情景入妙,笔外有笔,墨外有墨”的艺术世界,与她交谈,与她的灵魂交谈……
 红晕白.jpg

《红晕白》:通灵的倾诉
       寄一缕灿烂的微笑给你,唱一曲婉转的歌谣给你,在这“红晕白”牡丹花开的时辰。夜风习习,清纯迷人。无语的夜风轻轻地梳理着我脉脉喜悦的思绪,寂寂的夜中央的“红晕白”在月下垂钓出一串儿开花的梦境。寄一缕漾起惊喜的心波给你,采一朵素馨的期待和渴盼给你。我就这样徜徉于画家的《红晕白》牡丹画幅之中,对着那一朵画蕊里灿然绽放的微笑。
      多像一位智慧的哲人,画家以情入画,以理入画,亦以想像入画,以深景真意入画,心语默默地渗进画中,月光一样融融,溪水一样醇醇……谁能说画家彩笔之下的“红晕白”牡丹,不是其多有秀韵的通灵的倾诉呢?画家分明赋予了“红晕白”牡丹以人性,以人情,让它浸润于月晕里,既迷人,又空灵,从而完成了画家自己,也完成了画家自己的魂灵

 大千叶.jpg

《大千叶》:“欲说还休”的意境

        几载几拨,画家还是画家:真真实实,潇潇洒洒,疏疏淡淡……几许几多,画家还是画家:胸富丘壑,情深意笃,摇曳多姿……       丹景山一隅,灿然的牡丹“大千叶”笑了。几份妩媚,几份富贵,几份遐想,几份憧憬。画家灵动的笔墨莫不是在寻找些什么?是一个明亮的世界,是一个缤纷的季节,是一朵璀灿的牡丹,还是一个被岁月悄悄儿失落了的自己?“人不厌拙,只贵神清。景不嫌奇,必求境实。”(清·笪重光《画筌》)我深知:画家苦苦地艺术耕耘,苦苦地艺术追求,那都是渴望从对牡丹“大千叶”绘形绘神中,创造一种真境与神境的统一,探寻出一种“欲说还休”的意境,一种“去的只是那些重重叠叠的形‘伪’,存的惟有蕴藉空灵的神‘真’”的意境。
       “文如其人”,画亦如其人。读画家的牡丹“大千叶”,我如同在读画家——王茂姣用自己的心血织就的清梦。也许,画家委曲茂密、层层多叠的牡丹“大千叶”,一半是给了丹景山,一半却是给了世人……

 小千叶.jpg

《小千叶》:想像的召唤

        走进画家的牡丹“小千叶”工笔图,我的心头一亮,眼前恍若飞起了一只红晴蜓,一只“想像”的红蜻蜻。画家就是一位生活的“导游”,引领我沿着山路漫步于丹景山的牡丹花海,一任我在缤纷绚丽的风景里做梦。我梦见沙漠正在向前推进,落荒而逃的人们仓惶地丢下了一张报纸,报纸的标题赫然在目,它在诉说:中国西部风沙线每年都在向前推进2100平方公里。多么严酷的现状,多么触目的事实!我正在为这个数字惊讶之际,恍若已经到了梦域的城堡。

        梦域的城堡里,当下只留下几处残壁。这是城之梦?还是梦之城?此刻的我正默默无语地徜徉于画家的画卷之前,在一片空旷、苍凉、凄冷、浑厚的氛围中,仿若又听到有一个声音从远方呼啸而来:通往丹景山,通往牡丹圣地……通往丹景山,通往牡丹圣地,这是画家的心声,是画家张扬的一种渴望的极致,也是画家给了我们想像的召唤。画家清纯而又充满朝气的笔墨和色彩亦似乎向我们昭示:流淌在人类生命和任何一种植物的一根一茎一叶之中的生命之水,回归吧!永远守护农田、村寨、河流的绿色,以及绿色贯穿人类生命始终的每一片净土,回归吧!那百花争艳、牡丹独冠的丹景山的圣境,回归吧!

 白玉盘.jpg

《白玉盘》:“景外意”,“意外妙”

        又是一簇牡丹,又是一片缤纷,又是一幅工笔丹青。仿佛是远古的洛阳城口泄露的神性之语,历史升起了难忘的斑斑驳驳的往事,和往事中陆游那关于彭州丹景山的《天彭牡丹谱》。
       走进画家的画卷,走进丹景山这片长满传说、长满诗情画意的土地,走进牡丹左右都是芬芳和惊叹的岁月深处,我们会蓦然发现:艺术意境不是一个单层的平面的自然再现,而是一个境界层深的构创。画家虽是在写天彭牡丹“白玉盘”,物象惟妙惟肖,可工夫却在物象之外,抒腕探取的是“笔既精工,墨既焕彩,笔墨夺境”。(清·布颜图)即画家率真的笔墨既简洁形似,又灵动神似,使牡丹“白玉盘”气韵生动,“具足精神”,真正复活了。我们也会从画家“收景象于毫芒咫尺之间”,读出画家“胸中的千岩万壑”,读出一种“景外意”、“意外妙”来。这“景外意”、“意外妙”(郭思)包含了画家熔铸现实物象,再造现实物象的匠心。因之,读者读之还会产生深深地感怀。
       走进画家的画卷,细细揣读其工笔牡丹,我们还特别深刻地认识了画家的艺术追求及艺术实践。看得出,画家虽着意工笔牡丹,但同出一理,她是既深谙“凡画山水,最要得山水性情”的艺术创作要求,又深谙“画春山,不仅要‘烟云连绵’,还要能使‘人欣欣’;画夏山,不仅要‘嘉木繁荫’,还要能使‘人坦坦’;画秋山,不仅要‘明净摇落’,还要能使‘人肃肃’;画冬山,不仅要‘昏霾翳塞’,还要能使‘人寂寂’”的艺术创作的道理。

 彭州紫.jpg

《彭州紫》:“浓不艳,艳不俗”

       仿佛有一团火就在我的面前燃烧,火热、奔放,一浪浪地蔓延开来。我的眼睛亮了:一簇牡丹“胭脂红”,一团浓而不艳、艳而不俗的笔趣墨韵,一则澎湃不息地穿千年明月、过洪荒大泽绵延而至的传说……读画家的《胭脂红》牡丹图,似有一条中肯的评析一波一波地袭向耳际:从艺术的角度说,没有不好的色彩,只有不好的调配;画家爱浓艳之色,可关键是她在用墨的调配时:“以墨色压之则庄重,以墨色托之则清新。”
         再则,“人但知有画处是画,不知无画处皆画”。画家在其艺术作品意境的营造中,或清新、或宁静、或悠远、或空旷、或萧疏,均追求一种有情趣的空间景象,均在运用色彩时特别注意艺术境界里的虚实要素,故“空处妙在通幅皆灵也。”是的,牡丹在寂静里轮回,刻满岁月沧桑,布满千古意象;是的,天彭牡丹“胭脂红”,亦在轮回的岁月之中摇曳生姿,摇曳出画家“浓不艳,艳不俗”的笔趣墨韵。

 胭脂红.jpg

《胭脂红》:咀嚼生津的深意

       今夕何夕?云淡风轻。
      披一身霞光,漫入丹景纵深。临晓无语,牡丹弄影,惟听“胭脂红”的清晨。抬头,触目动情:近看,一簇簇的“胭脂红”妩媚动人,静穆中充满了温馨;远望,一团团的“胭脂红”铺满山野,火热里燃起了憧憬……这一切生命的物象全在画家的彩笔之下瞬间定格,凝聚成一幅绚美多姿的风景。今夕何夕?咀嚼生津。循着画家用心血彩绘的路径,我们走入了《胭脂红》。画家仿佛正对着我们,以墨韵为歌唱,唱丹景山的节日,唱丹景山牡丹的神韵,唱丹景山子民的深情;也唱丹景山牡丹镶嵌宝石的故事,唱丹景山子民善良、纯朴、勤劳、智慧这一主题的永恒。
       今夕何夕?寓意深浓。
       读着画家的《胭脂红》,我们是在读画家的渴望与灵魂。谁不知,随风而起的衰草,会把绝望当作一生的终点;而画家笔下的“胭脂红”,却在丹景山盛开,展示着一片火样炽热的昂扬,把誓言写进一片绚丽缤纷。面对画家这意蕴深含的《胭脂红》,此刻的我怎会不成为动容的凝望者,咀嚼满眼的景象,并为之生情、动情。

 文公红.jpg

《文公红》:梦之幽谷的真实

       从画家一帧工笔牡丹《文公红》的壁挂,我宛如堕入了迢迢遥遥的梦之幽谷。我恍若走进游人如织的丹景山的牡丹花海,久久伫立于摇曳着真实生动,摇曳着诗情画意的“文公红”花旁……蓦然,清·王夫之在《姜斋诗话》卷二中的话水淋淋地浮现于耳际:“情、景名为二,而实不可离。神于诗者,妙合无垠。巧者则有情中景,景中情。”“情景虽有在心在物之分,而景生情,情生景,哀乐之触,荣悴之迎,互藏其宅”。是的,画家笔下的景没有离开情,情亦没有离开景,“一切景语皆情语也,一切景语、情语皆境语也”。是的,画家以微妙的色彩渲染见长,以情景相生,情景交融见长,善于精心营造一种新奇的意境和表现一种柔和与甜美的氛围。她笔下的这幅《文公红》图中的工笔牡丹既神采奕奕,活灵活现,又楚楚动人,似幻似真,给人一种迷离虚幻的梦境,有景有情有境,透露出了画家潜意识里并没有酣睡的人生思索。
    古人论画总在“意”。“画虽象形,主乎意”,王履如是云;“得意忘象”,沈周如是讲;“似而不似,不似而似之意”,恽向如是说。可画家的工笔画却在“形大似、神大似”上着力,在“形神兼备”、“笔墨情韵”上着力。读画家的《文公红》工笔牡丹图,我每每读出生活中的诗意,生活中的哲理,生活中的真境:真实不是梦,而梦的幽谷之中的真实却更为璀璨斑斓。

画家王茂姣工笔牡丹系列图赏:
 p19上.jpg


 p18下.jpg


 p18上.jpg


 p17.jpg


 p16.jpg


 p13下.jpg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格格巫 2012-1-23 22:00
画得不错哦!
菲儿 2012-1-23 21:52
楼主强呀,这样贴子也能发表出来,对你佩服之心比长江的水还多哦  

查看全部评论(2)

成都宠物论坛|手机版|成都宠物网搜索|百度|谷歌|宠我网 ( 蜀ICP备07500266号 

GMT+8, 2019-12-15 13:37 , Processed in 0.120606 second(s), 23 queries .

© 2007 By www.Petovo.com Some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